大寒

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。

他静静地躺在宫城深处那张锦绣堆成的大床上,清晰地感觉到生命力正从自己虚弱的身躯里一丝丝地蒸发殆尽。几年前他就发现自己的右手偶尔会不受控制地颤抖,最开始的时候,只是抄经时偶尔乱了笔迹。后来,想亲自焚香也难。他的牙齿松动,失去胃口,满桌珍馐,都无意去动。整个西苑像个怪兽,安静地蜷缩在玉泉山下,不怀好意地望着他,一直望着他。夜里从梦中惊醒,他仿佛看见这怪兽口中淋漓的血肉,一点一点地将一具残躯吞噬。走近去看,那道袍里裹着的人长着一张和他一样的脸。

那天起,朱厚熜开始频繁地失眠,阖眼就是梦,是憧憧的鬼影,活着的傀儡,和死去的魂魄。整个冬天,他迷失于这些光怪陆离的幻境,任道士们做...

立秋

他在立秋到来以前的最后一个深夜里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。

大明诏狱的深处,是正午的日光也无法照进来的地方。这里纵是夏日也极阴寒,森森地刺人的骨,仿佛时间永远停顿在浓墨浸成的永夜;然而此刻他却感觉到手心里是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和光明。王用汲无声地落下一滴泪,但在内心深处感到安宁,因为他知道,此去山长水远,再无岁月可回头,自己却永远不会感到迷茫或者孤独。

他在想许多年后的自己。也许还在千里之外兀自颠沛流离,衣衫褴褛,尘霜满面;也许早已埋作冢中枯骨,在这八万里河山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最终化成灰,化成烟。可是乾坤朗朗,白日青天,他活着一天,就记得一天他的铮铮铁骨,一身耿介;他死了,就等这天地复明,忠奸再辨。...

© 移光 | Powered by LOFTER